首页 > 平凡的传说 > 北京七日(下)

北京七日(下)

2012年9月2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拖了两个月,终于全部扯完了,严重的拖延症。

——

8月5号从婚礼现场回来之后,略有些无聊,于是久违地去网吧坐了一会。

预计在北京待七天,实际上除了回学校看看和婚礼的两天之外并没有确定的行程计划,与朋友聚会都是提前一天才决定下来。

下午的时候和狐狸约好6号和老王一起吃饭,晚上的时候他就把决定的位置发了过来,在北京城的东部,距离我们住的位置有些远,不过交通还是很方便的。

6号下午去找狐狸的时候顺便还带了几件在酒店实在晾不干的衣服去他那里晾晒。他还在为那个剧本发愁,除此之外又有了新的发愁内容——要考虑新找一处房子了。实际上,从我们四点钟出门开始到七点左右开始吃饭位置的时间里,有大概一半的时候狐狸是在网上找各种房源信息、比较各处的条件好坏,还和其中的几个进行了联络。可是结果并不乐观,合心意的并不多,要不就是面积合适的因为有家具或者装修而是价格太高,要不就是结构不够好或者面积不够。有很多的房东要求出租给一家人,而不愿意给合租的,我们聊天的时候分析觉得大概是怕租客改作二房东。不过在北京结婚的组建家庭的基本上都会买房,而会租房子的外来人员也不会是拖家带口来北京,大家都觉得这一条件实在鸡肋。和几位房东进行联系的时候,都被特意问了是几个人住,虽然很诚恳地回答是合租了多年的朋友和同事,不过看结果大概还是不乐观的。

晚饭吃得是川菜,据狐狸说选的那家还是比较正宗的,倒是很多适合北京口味的改进川菜让他们一帮四川人在吃了之后会感到不适应。

吃过饭,大家去老王住的地方又坐了一下。老王是一个人住,租的房子在一个看起来很老旧的小区,是一间带厨卫的一室一厅的小套间,狭小的“客厅”里摆了一个书柜和一辆自行车,进去那间才算是“会客室”吧,沙发、茶几、衣柜、空调和电脑桌,再进去就是卧室了。

大家聊天的话题无非也就是生活、娱乐、工作和电影,他们是学电影出来的,有些话题实在插不上嘴。聊了会天,看时间不早,我们就决定回去了。回城比来时要快些,坐上地铁,只一个多小时就回来了。去拿了衣服,又在狐狸这里坐了一会,顺便见识了一下他的闲情逸致。

之前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小阳台,他们在阳台上特意置了一个小桌子,从屋里搬两张椅子出来就能那辆聊天了。客厅面向阳台的方向还有一扇小窗,里面搁盏灯,正好可以照亮放桌子的那一块,再在桌子上摆瓶酒,月下对酌,颇有情趣。

狐狸的话不少,尤其是谈到电影这一块。狐狸小我三届,毕业之后就在北京打拼,一晃也有三年了吧。之前也有做过一份工作,不过似乎做得不称心,最后出来和朋友们自己创业,开了一间和电影密切相关的公司,这两次我们之间聊天的内容有很大一部分就和电影相关。他们的各种艰辛主要是来自体制、资本和生活的压力:国企的垄断、低效、不作为,外行投资人的各种不切实际的异想天开,还有北京高昂的生活成本。如果我当年没有回武汉,大概是无论如何做不到他这样子的,尽管我不喜欢“如果”。闲谈中不时碰杯,叹口气、看看天、再羡慕嫉妒下国外优良的电影环境,转眼就谈了两个小时,我离开的时候已经近十二点了。

7号又睡了个懒觉,回城的车票是8号的,下午就在酒店整理、收拾了一下,然后去给不不同学送还之前他借给我的北京交通卡,还看到了他的女儿。回酒店最后收拾好,早早睡觉。

离开酒店的时候,天色不太亮,还飘着似有似无的雨水。来的那天雨刚停,临走的时候又下了起来,有些莫名圆满的感觉。在火车站发短信和朋友们告别,然后,回家。

|2|left|yes
分类: 平凡的传说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